学术研究

首页 学术研究 中文论文 创新之源——钟永圣博士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传承与创新”论坛的演讲

创新之源——钟永圣博士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传承与创新”论坛的演讲

2020年04月27日

尊敬的各位同胞、各位同道、各位国际友人、特别是各位杰出的女性领导者、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老师和同学们:

大家下午好!

我要跟大家报告的内容是Grace 甘给我的一个命题作文,叫创新之源。

实际上刚才我们的主持人介绍的时候,我非常惭愧,不是因为做的工作不多,而是因为做得不够好。特别是深深恐惧于自己的鄙陋是不是愧对于中华的先祖们、圣贤们,和那些为我们的文明奠基了五千多年发展历史的经典们。我希望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今后可以把这个工作做得更好!

我要跟大家分享的内容有三个部分:

第一,我们对于创新之源的基本观点;

第二,举例说明以上的观点;

第三,我们对于当下的创新所应该秉持的基本态度。

我们先来谈一下我们的基本观点。开宗明义,经过审慎地思索和长期地实践研究,我们认为:

创新在于传承,在于经典,更在于天道。更确切地说,是在于我们对传统的尊重,或者扬弃;对于我们中华原创经典的敬畏,或者挑战;对于天道的证悟,或者服从。

用更加符合现代语言表达习惯的话来说,创新之源它应该是在于哪里呢?就是在于对人类已经有的认知充分了解,要么扬长,要么避短;创新之源在于对跨越了时空传下来的圣人之言的深信、敬畏,要么弘扬,要么补漏;创新之源它还在于我们对世界本源以及自然规律的深刻体察和精细地把握,或者是因为对现状不满,而采取精益求精的态度,或者是因为我们对未来有更高的要求,因为灵感的迸发,而让创新的想法横空出世。

古今中外,所有的创新都不出这三点。如果能够三者合一,那就是最佳的。

我们看中华的传统文化,唐宋以后,儒释道三家并称。我们看一下这三家的创始人:孔子、释迦牟尼、老子,他们被全世界公认,是这些家思想的原创者、创始人。可是在他们本人那里呢?根本就不是创新,而是前者,就是一个完全的传承。我看到让我最震撼的一句话之一就是“在传统里面没有创新!”可是全世界都认为他们开创了这些家学说的源头。怎么去理解?孔老夫子自己讲过,他是一个“信而好古,述而不作”的人。那也就是说,他所讲述的文化观念,完全是对中华上古文化的继承,对经典的敬畏,对天道的服从和证悟!所以他七十岁的时候,能够达到“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所以我们才说创新之源就在于传统,在于经典,在于天道。

为了让大家更能理解我们上面的观点,我们进入第二个部分,就是举三个例子来说明,为什么我们会秉持这样的观点。这三个例子分别来自于经济学、中医学和现代西方医学的疾病诊断学。

我们先来看第一个领域。我想我之所以今天能够站在这里,在中国万千学子梦寐以求的光华管理学院的讲堂上,可能是因为,我开辟了一个“传承”专栏,就是在《中国青年》杂志上,专门写青年人如何去理解中华上古的文化和我们传统的原创经典;更重要的一个原因,大概是因为出版了一本书,叫《中国经典经济学》,根据中华文化圆觉贯通的特点,这本书总结出了一些观点和看法,大大地不同于,或者说截然不同于西方经济学的观点。

比如说,根据《易经》“利者,义之和也”的揭示,我们得出一个结论,任何取利的行为,都要进行双赢或者是多赢。就像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要照顾到各方的舒适度,叫“义之和也”。要符合伦理的诉求,也就是求取善财——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和我们当下秉持的观念,尤其是市场经济出现一些让我们感觉到痛心的经济理念完全不相同。

再比如说,根据《黄帝内经》“主明下安”的揭示,我们总结出了中国自己的中道经济学和中道管理学,非常彻底而精准地处理了政府和市场关系的问题。

再比如说,根据传承了孔门心法的曾子《大学》的揭示“德者本也,财者末也”,告诉我们世间一切取利,你的一切物质财富,尽管它是一个物理现象,可是它是你真实德行积累的“物化”。没有真实的德行,你的经济学技巧再高明,你谋利的手段再隐蔽,对不起,得不到真实的财富。得到了也不会守住。

再比如,我们根据中国传统经典揭示的,每一个人是什么样的人呢?按照西方经济学的假设,在座每一位同胞,包括国际友人,我们都是在局限条件下利益最大化的人,所以叫“经济人假设”。可是,我观察了二十多年,从我自心开始,和周围的我的老师,我的领导,我的朋友,我的亲人,还有不认识的人,违反了这个假设。

我观察的更多的,尤其是中国上古所揭示的经济理念,我们对于“经济”是怎样认识的呢?这些人是什么样的人呢?是慈悲为怀,是求取善财,是善财利生的人,是普济天下的人。虽然我们需要吃、喝、穿、住,可是在一旦满足这些条件以后,我们更多的是奉献社会。所以中国原本的“经济”含义是悲天悯人的,是首先利他,通过利他然后才利己的。

那谁造成了这一百多年错误的经济观念呢?我们考察的结果大约是这样:在一八九二年前后,一个叫神田孝平的日本人,把亚当•斯密的那个Economics这个经济学词汇,翻译成了汉文的“经济学”这三个字,这一错就一百多年。

那我们要传承哪一个经济学?我们的创新能建立在大头儿的基础之上吗?三聚氰胺的奶粉之上吗?建立在其他人的痛苦之上吗?我们是不是应该回到我们自己文化的源头——《易经》那里面去看利益:“利者,义之和也”呢?这是我们现在所要进行的超越,所要进行的创造。我们的传承和创新有着至少五千年的文字记载,这是经济学的理念。所以我们讲创新之源,从经济学上看,在于传统,在于经典,在于符合天道。

那第二个领域,中医学的例子。全世界的人在去年十月份都知道了,当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公布的时候,大家都注意到屠呦呦那关键的理念,提取了青蒿素的灵感来自于哪里?来自于一千多年以前的葛洪的《肘后备急方》“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然后启发了她不能用高温去提取,所以取得了重大突破。屠奶奶呢,有三个全世界第一,有一个就足以得诺贝尔奖,所以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争论。

可是如果中医学的例子就举到这里,我想事后可能甘女士会找我算账:我请您来就给我讲这些吗?您没有独得的贡献。那么我把我自己读书这么多年,最重要也最震撼我的一个思路告诉大家,这里面有传承,百分之百的传承;有创新,我认为创新到我们都感觉到震惊不可思议的程度!

请大家注意听,今天恰好二月初八,是我们刚刚提到的一位伟大的觉者——古国加比罗卫国那位太子的出家日,纪念日。看过有关经典的人一定会注意到这句话——也可能没注意,因为我发现出版社的编辑都告诉我,现在读书的人好像少了——这句话是什么呢?就是“佛是大医王”!不但是大医,还是医中之王!我最初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完全不理解。他不是个觉者吗?他也不是医生,他怎么能够称为医中之王?什么道理?挥之不去。

然后注意到《黄帝内经•四气调神大论》里面有这样一句话“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那个“治”就是我们光华管理学院所从事的主要的研究领域,治理嘛,管理嘛。我说圣人(按照)我们以前老师教的,好像就是一些道德高尚的人,他也不是医生,或者不是以医生为职业,他怎么能够治未病?怎么能够治未乱?

有一天,我突然看到医圣张仲景在《伤寒杂病论》原序里面的一句话,恍然大悟,石破天惊,感觉到非常的震撼!以为他之所以被称为医中之圣,因为他道破了天机。这句话是这样讲的:“天布五行,以运万类;人禀五常,以有五脏。”当时看了这句话,我真的是身上像通电一样,寒毛直竖。五常就是仁义礼智信哪,以为是老师教我们的概念,伦理概念嘛;而五脏是真实的,每个人都要长全这心肝脾肺肾你才能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五常和五脏居然有一一对应的关系?人只有秉受了仁义礼智信这五种道德,才能长全心肝脾肺肾,这是什么道理?

那是我人生读书取得重大突破的一天,从此意识到什么是道理,什么是天理,什么是伦理!它为什么能够贯通我们的心理,我们的生理。那就是:一个人要想出生到世界上,他必须有德。

这个道理也是揭示在《黄帝内经》里面,原文是这样讲的,“天之在我者,德也;地之在我者,气也;德流气薄而生者也。”不论中国人、外国人,所有的人都是这样生出来的。“德流气薄”,这是古代的语言,将来有一天我们会把它翻译成外国朋友也能够听得懂的外语的表达,那是另外的任务了。

今天,我跟大家要说,这句话告诉我什么逻辑呢?找“天”找不着,你看一个人身上有没有德,“天之在我者,德也”,找到了德,就找到了天。天代表着时间,这是爱因斯坦告诉我们的天时,“时间跟空间就是物质的存在形式”。当你缺了德,你就亏了天,亏了天,你就少了时间,就短寿呗,农村土话说,就早死吧,所以人要积德。

所以,孔子在《论语》当中说“仁者寿”,那回复到张仲景这句话,你要想健康,尤其是五脏健康,你必须涵养自己的五常,也就是仁义礼智信,缺一不可。这是中华文化、中华文明对世界最伟大的贡献。无论是季羡林先生,还是钱穆先生,都认为天人合一观是中华文明对世界最大的贡献。我认为这句话说得恰如其分,而且张仲景他老人家这一句话说清楚了!说透彻了!说明白了!也是我今天这次来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向各位老师、朋友、同仁报告的最重要的一点!无偿地给大家。(热烈的掌声。)

那么,我们进入第三个例子,就是西方的疾病诊断学。大家可能都知道,尤其是我们今天这个场合,是IBM公司在北大举行的这样的一场活动。有众多的女性领导者参加。我们要提到的这个人,不光计算机界,全世界的人都熟悉他,就是乔布斯。他死于什么病大家可能都知道,叫Pancreatic cancer,胰腺癌。我到今天都不知道,尽管我研究过经络十几年,我都指不出胰腺在我身体里到底在哪一个位置。可是呢,很多人因为这个疾病去世,因为一检查出来就是晚期。

这件事情刺激了美国马里兰州的一个小男孩儿,他在十三岁的时候,两个亲人朋友相继因为胰腺癌晚期去世,救不了。他就想,能不能有一种方法在他早期的时候就能够很简单地检测出来。因为,他经过咨询得到一个答案就是,一旦早期的检测,结果是确定的,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也就是那个胰腺癌都能够治愈。大家在网上可能看到了这个信息,这个小男孩叫Jack Andraka。他已经发明了一种试纸,通过测试人体间皮素,在五分钟之内,花三美元,就可以检测这个人是不是得了胰腺癌。

我认为他给全人类在科学手段上快速检测疾病提供了一个非常非常美妙的方法,因为它比传统的六七十年以前(开始采用)的那个临床检测技术快了一百六十八倍。我认为这个孩子迟早要写入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的获奖名单当中。而他不过是对传统的技术不满意,想要精益求精,然后去查阅经典文献,不断地修正,在一百九十九次被拒绝之后,第二百次,一个教授给了他一个实验的机会。就这样,人类检测疾病的历史即将改写。

这是第三个例子,同样可以做出结论,创新之源在于哪里?在于传统,在于经典,在于天道。所谓的“天道”,我们说翻译成现代的语言,逐字逐句地翻译,那就是自然规律嘛,就是世界万事万物的本源哪,就是我们追求的所谓的终极真理!

那我们进入第三个部分,我们当下这个时代,对创新应该秉持什么样的态度呢?三句话:

第一,像呵护婴儿一样去呵护创新;

第二,像正当防卫那样去警惕创新;

最后,像觉者追求真理那样清醒地去判断一个创新。

第一点,对于什么样的创新我们应该像呵护婴儿一样去呵护呢?我认为,如果他对国家的稳定、对民族的尊严、对社会的和谐、对人类的高尚,对于我们这个世界的进步、提高、发展有作用的创新,无论是基础理论,还是实践应用,无论是让我们更加顺畅地制度改进,还是让我们的生活更加舒适的技术突破,都值得我们全身心地去拥抱,去支持,去帮助他。而绝不是冷漠、嫉妒、障碍。这是第一种态度。

第二种态度,为什么说要警惕一种创新呢?像正当防卫一样?如果大家看了诺基亚最近这些年的历史,可能会知道,如果它当初跟安卓系统进行谈判的时候,采取的不是“我是世界的老大”的那种态度,选择跟安卓系统合作的话,会有今天的三星手机吗?如果亚马逊卖书的这个互联网方式继续下去的话,美国最大的连锁书店能不能生存?我们今天都说互联网+,我们今天都说要学会互联网思维。互联网的思维就是,我可以给你提供嘀嘀打车这样的专车服务,我完全低于市场上的出租车的价格。你能竞争过它吗?所以(互联网思维)已经改变了我们人类的消费方式,包括生产方式。如果我们不抱以足够的警惕之心,抱以像IBM、像北大这样百年老店,随时进取,随时对自己进行扬弃,很可能在未来的世界,像诺基亚那样的事情还会发生。这是第二种态度。

那最后一种态度,为什么要像觉者追求终极真理那样,去判断一种创新呢?在座的今天女性领导来的特别多,刚才还给我们展示了非常美妙的华服盛美。那我想问一句,在《罗马假日》当中,那主角儿突然把头发剪短了,是不是创新?惊艳了一个世纪,惊艳了全世界,是创新吗?那我再举一个相反的例子,西班牙有个大画家叫毕家索,他的名作之一叫《亚威龙少女》,可能有些人看过,被称为是第一张立体主义的画作,是他个人艺术创作的转折点,是西方艺术史的突破口。可是呢,抨击也非常的激烈。因为这张画里面,它给我们展示的好像直观是丑陋、混乱、神秘、恐怖,所以争议非常的大。这张画作是百分之百的创新吧?给人类带来了什么?我想反问一句。我认为我们人类现在应该追求更多的,尤其是在中国当下市场经济的社会,人们唯利是图,人们为了拿到自己的回扣,可以不顾其他人的死活!我们应该追求真善美。而中国传统经济学理念告诉我们,如果你不能秉持“德者本也,财者末也”这样的理念,你不会让自己的财富千秋万代地传承下去。

所以,我认为,IBM公司作为一个百年老店,他应该继续发扬他为全世界提供最好的精益求精的服务,才能够再创辉煌,再传百年。

对于北大光华管理学院这样的世界一流的商学院、管理学院来讲,我认为他当下最应该做的不是去跟国际接什么轨,而是按照他自己的名字那样,光大中华本来在管理国家,在管理社会,在管理家庭,尤其是管理我们自己本身的起心动念方面,为世界奉献出中华人自己的中道管理学,建立起中华文化自己的管理学学术体系和管理学话语权。

而对当下的中国,我认为最大的创新就是重拾经典中国的人文精神,让所有中华的同胞在内心里升起骨气、气度,有风骨,有担当,平和中正地面对一切挑战。然后我们才能够坚韧不拔,所向披靡,无往而不胜!

最后,祝愿大家此生实现自己人生出彩的机会,实现自己小小的中国梦,汇聚起来就是我们中华民族伟大的中国梦的实现!

谢谢大家!